「週刊Folksong」14 球根栽培の唄 (1983)

球根栽培の唄 / 球根栽培之歌

作词/作曲:森田童子
编曲:石川鷹彦

球根栽培的花开了
仿佛孤立无援的你
在桌子的一角绽放

边说着死掉也罢
边喝着酒
笑着的你的侧影
好像与那盆花
那么相似

「独白」
翻着寂寞书页的声音
读着漫长思想的虚无
假设我无论到哪里
都是我的话
假设我仅凭自己
就是我的话
假设我无论到哪里
都是我的话
假设我仅凭自己
就是我的话
不久
我开始热衷于模型枪改造
很快便会化作憎爱了吧
我孤独的情念
它本应该成为
穿透墙壁的一发子弹。

油印的鼓动传单
飘在风中
戴着红色头盔的你
发现了我
挥舞着手

你知道
球根栽培的书吗
孤立无援的生命在燃烧
像烟花一样绽放


球根栽培の花が
咲きました
孤立無援のお前のように
机のすみで 咲きました

死んでしまえばいいと言い
酒を飲む
笑うお前の横顔は
どこかあの花に
似ています

「語り」
淋しいページの音をめくり
長い思想のむなしさを読む
ぼくは どこまでも
ぼくであろうとし
ぼくが ぼくで
ぼくであろうとし
ぼくは どこまでも
ぼくであろうとし
ぼくが ぼくで
ぼくであろうとし
やがて ぼくはモデルガン改造に
熱中していた
もうすぐ憎愛に変るだろう
ぼくの孤独な情念は
壁を突き通す一発の弾丸に
なるはずだったー。

ガリ版刷りのアジビラが
風に舞う
赤ヘルメットのお前が
ぼくを見つけて
手を振った

球根栽培の本を
知ってますか
孤立無援のいのちがもえて
花火のように咲きます



Youtube, Tudou

一、关于森田童子

森田童子,活动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创作歌手。广为世人所知却是在 1993 年,日剧「高校教師」使用了森田的「ぼくたちの失敗」(我们的失败)作为其主题曲,已经引退十年的森田的歌声也随着这部话题作进入了大众的视野。据说该剧编剧野岛伸司高中时在 Live House 里看到森田的演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只是这首「我们的失败」,「高校教師」中其他五首插曲,以及剧场版「高校教師」的主题曲,也全部使用了森田的旧作,野岛对森田的推崇可见一斑。

森田的歌曲灰暗,忧郁,沉默,虚幻。如果说六十年代的民歌象征着运动的热情,她的歌则像是运动冷却后的余韵。形象永远是大波浪卷发加墨镜,从不以素颜示人。我一直觉得这幅模样和她纤细的嗓音并不相衬,反倒是山崎ハコ那样有底力的嗓音更符合我对这幅流浪歌手模样的想象。

运动狂热的时代,还是高中生的森田与东京教育大学的学生运动有过交流,后来从高中退学,度过了一段任性的时光。20 岁时,被友人的死触动的她,开始走上了歌手的路。活动以 Live House 为中心,1983 年宣布引退。

二、关于『球根栽培の唄』

这首歌出自 1983 年的最后一张专辑「狼少年 wolf boy」。之前在Google+ 里聊过这首歌,包括 Youtube 上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视频,球根栽培的隐语含义,森田童子居住的另一个常盘庄。之前随手翻译了两段歌词,这次全曲翻译偷懒借鉴了不少土豆视频里的歌词翻译(但中间的独白没有翻译),还望原译者见谅。

关于中间的独白,前半部分其实来自于森田上一张专辑「夜想曲」中的「ぼくは16角形」(我是 16 角形),只做了少许修改。这段近乎哲学思考的文字是出于何种目的被移植到这首歌里,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另外,歌中前后出现过两次的“孤立无援”,很容易让人想起「夜想曲」中的另一首「孤立無援の唄」。两个不知将来会如何的孩子,一起过着漫无目的的日子,终于有一天,一人离开,留下的那个,感到失落,但仍旧躲避着变化,想要暂时维持着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有点像北野武的 Kids Return?没有看过的我也不知道。:)